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

一个历经曲折而快乐的退休老人

 
 
 

日志

 
 

【转载】在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2015-08-09 18:42:58|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2015年6月6日,我驱车200多公里,来到位于河北省涞源县与易县交界处的黄土岭村,用我自己的方式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S241省道穿村而过。黄土岭村公路边建筑物的外墙上写有“黄土岭战役......”的字样。
 太行山磨砺出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一条甬道通往后山,山上便是黄土岭。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白色的石亭竖立在苍松翠柏间。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石亭中央竖立着一座汉白玉石碑,石碑上用正楷绿字书写着“雁宿崖黄土岭战役胜利纪念碑”的字样,落款为:聂荣臻。 石亭背后不远处的建筑物是杨成武纪念馆。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石亭上悬挂着“垂青亭”的牌匾。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杨成武纪念馆大门紧锁,从破败的窗户中望去,馆内的展品多已不见。从“杨成武纪念馆”的横幅落款可以看出,此馆落成时间应该是2008年。估计当地政府想用黄土岭这一历史事件招揽游客,促进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但效果看来并不理想。70多年过去了,人们逐渐淡忘了我们的民族和我们的前辈所走过的那段艰苦的历程,淡忘了他们那一代人为了民族独立所付出的巨大牺牲。诋毁社会正气的汉奸言论充斥于网络空间,他们侮辱晋察冀军区一分区的英雄——狼牙山五壮士,污蔑英雄邱少云,否认英雄黄继光。记得郁达夫曾经说过:“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和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纪念馆中的这张示意图,标注有误。黄土岭之战,我方投入了5个主力团,即第一军分区的1团、3团、25团,第三军分区的2团,120师的特务团。从南面往北包抄上来的应该是3团,而不是图中标示的1团。另外,此图未标25团的进攻方向,不知何故。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这张“雁宿崖、黄土岭战斗要图”是我从网络上查询到的,它应该是正确的。
太行山磨砺出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从黄土岭村驱车往东1公里,有一个村子叫“教场村”,村内有一个院落,这便是当年阿部规秀的临时指挥部。我在公路边恰巧碰到了这个院子的女主人,我向她提出,希望去她家里看看。可能是老区人民质朴、 热情、好商量的缘故,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我的要求。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女主人站在阿部规秀当年被我八路军击毙的那座小屋的门前。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影壁后面的那个小花池子,据介绍就是当年击毙阿部规秀的那枚炮弹爆炸的地方。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这座小院的主人是陈汉文老人,照片中的中年妇女其实是陈汉文老人的儿媳妇。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这是我从网络上找到并下载的一张女主人年轻时和她的婆婆及两个孩子在小院儿里的合影。 对比一下上面的那张,也就是带着我参观她们家的那位女主人,我感觉应该是一个人。
太行山磨砺出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屋中悬挂着“纪念抗日战争69周年”的横幅,估计这是当地政府干的事儿。横幅的说法不准确,抗日战争持续了8年,如果从1937年算起,那可不止69年,所以这条横幅应该改写为“抗战胜利69周年”。从这条横幅以及上面的那张地图,可以看出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的水平确实有限。
太行山磨砺出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屋内靠东是一盘土炕,当年鬼子逼着陈汉文一家18口人挤坐在炕上,而阿部规秀则站在我照相的这个位置上,我的左手边是房门。炮弹落入院内爆炸,弹片顺着洞开的房门击中了阿部规秀,而床上的陈汉文一家却安然无恙。看来上天是有眼的,坏事做多了必遭报应。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这张照片悬挂于陈汉文老人的家中,照片上的主人公是晋察冀军区的英雄炮手李二喜,是他用迫击炮击毙了阿部规秀。击毙阿部规秀的这门迫击炮,目前就陈列在北京的军事博物馆内。解放后老英雄有一次路过北京,杨成武将军得知后,特意派秘书陪同李二喜前往军事博物馆参观。老英雄激动万分,到了那里后又一次仔细擦拭了这门功勋炮,并应邀写下留言,成为佳话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这是解放后杨成武将军到黄土岭战场遗址故地重游时,来到陈汉文老人院子里的情景。右前坐在凳子上的就是杨成武将军。这成了陈汉文老人一家最珍贵的照片。 
太行山磨砺出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这张照片是从网络上下载的,照片中展示的是我八路军在雁宿崖的战斗中缴获的日本山炮。 
太行山磨砺出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这张照片和黄土岭没有太大的关系,它是日本人拍摄的。我之所以要把它贴在这里,只是觉得照片中,日本人悬挂在这一城门洞上方的横幅有意义。这条横幅上写着:“东亚的大业要先打倒八路”。我只是希望整天在网络上歪曲历史,诋毁我八路军抗战功绩的那些“大小汉奸们”,好好看看日本鬼子是怎么看待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的。 
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 钮保国 - 钮保国
我最近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原通信兵政委黄文明将军于1983年撰写的《忆晋察冀三分区抗日斗争》一书,书中所附的资料很具有说服力。1937年——1944年,晋察冀军区三分区共进行了主要战斗1112次,日军伤亡14085人,俘虏日军511人,伪军伤亡9540人,俘虏伪军7810人,缴获轻重机枪100余挺,缴获步枪4456支,缴获骡马996匹,击毁汽车59辆,击毁火车15列,我军伤亡4510人。以上仅仅是我晋察冀军区一个分区的战果统计。抗日战争期间,我晋察冀军区下属十几个军分区。我手头上没有其他军分区的统计资料,但我相信,如果统计出来,那战果恐怕是相当惊人的。
  
 

 

在太行山中崛起的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前段时间同学在微信群里发了一个将军合唱团的视频,这是为庆祝建国十周年,由八一电影制片厂于1959年拍摄,有230名开国将军参加的将军合唱团的演出实况。记得小时候父亲曾带我看过,但五十年后再看,依然感觉震撼。听着那雄壮有力,慷慨激昂的歌声,相信任何人都不会怀疑这是一支英雄辈出的军队,这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看吧,千山万壑,铜墙铁壁,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听着这首由桂涛声作词、冼星海作曲的《在太行山上》,看着那些从太行山中走出来的将军们豪情万丈,想象着枪林弹雨在他们身上留下的道道伤疤,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七十多年前的那场艰苦卓绝的抗战。那种“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的悲壮情景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激动不已。可能正是在这种情绪的感染下,再加上今年又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所以我决定利用周末去一趟太行山,去一趟前辈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用我自己的方式来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在战场的遗址前去寻找我们民族的精神。

黄土岭是太行山中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如果不是八路军193911月在此打了一场伏击战,如果不是八路军在此击毙了日军蒙疆驻屯军司令兼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恐怕没人会知道河北易县与涞源县的交界处还有这么一个听起来土得掉渣的地方。201566日我驱车二百多公里,抵达了位于太行山深处的黄土岭村。黄土岭村因山得名,现有160户人家,500余口人。村子坐落在两山夹一谷的垭口处,S241省道穿村而过。村南靠着公路,一条用碎石铺就的甬道通往后山,沿着甬道上去便是黄土岭。我将车停靠在路边,沿着甬道步行了约四百多米的样子,来到了一座无人看管的石亭前,石亭通体为白色,亭檐上方悬挂着“垂青亭”的牌匾,石亭中央竖立着一块汉白玉石碑,上书 “雁宿崖黄土岭战役胜利纪念碑”,碑文使用正楷绿字,落款为聂荣臻。石碑的背面刻着“雁宿崖黄土岭战役胜利纪念碑文”,碑文详细介绍了76年前那次战斗的经过。

193911月初,我晋察冀军区获得可靠情报,侵华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计划兵分三路向我涞源之水堡、走马驿、银坊等方向进犯,企图寻歼我八路军主力。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在听取了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的汇报之后,决定集中一分区第13团,三分区第2团,共计6000余人的兵力,歼灭向银坊进犯之日军一路。113日,由辻村宪吉大佐率领的日军600余人被我包围在雁宿崖一带,经过一整天的激战,除13名日军被我生俘之外,其余全部就歼,只有极少数漏网。

日军失利的消息极大地激怒了蒙疆驻屯军司令兼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这位被誉为“山地战专家”和“名将之花”的日军中将,执意要亲自率领部队前往太行山深处实施报复。按理说阿部规秀完全可以不参加这次行动,就在独立混成第二旅团进入太行山扫荡的前一天,阿部规秀接到日本天皇的指令,要调他回国任侍从武官。由于部队已经集结完毕,而且这个阿部规秀也希望能打一个胜仗,堂而皇之地离开前线。可不想,自己的部队出师不利,一个大队的日军竟然被八路“包了饺子”,这能不让他搓火?也难怪,人家是大名鼎鼎的“山地战专家”,居然在山地战中败在了杨成武的手下,这成何体统?这个仇不能不报。

就这样阿部规秀于115日亲自率领大队人马从涞源县城出发,沿辻村宪吉的老路对我八路军的根据地实施“扫荡”。敌人前进至雁宿崖,将之前已被我埋葬的日军尸体一具具地再挖出来,架到柴堆上,点火焚化。之后继续南行,于当晚抵达银坊镇。由于我根据地军民得到消息提前转移,恼羞成怒的日军随即放火焚烧了银坊一带的村庄。次日,急于寻找我军主力决战的阿部规秀又在我军的引诱下前进至黄土岭、上庄子一带,钻入我八路军事先设下的包围圈。7日,我军突然“失踪”,疲惫不堪的日军孤注一掷,越过黄土岭村继续东进,妄图直捣我一分区所在地——管头。下午三时,我一分区第1团、第25团迎头杀出,一分区第3团、三分区第2团和120师特务团从南面合围,一举将敌人压缩在了上庄子附近一条长约11.5公里,宽约一百来米的山沟里。我八路军一百多挺轻重机枪从各个山头一起向沟中扫射,密集的手榴弹飞向沟底,硝烟瞬间湮没了山谷,日军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打得人仰马翻。

黄土岭以东大约一公里处,有一个叫教场的小村子,村里有一座独立的院落,日军的临时指挥部便设在这里。当时有一群穿黄呢子大衣的日军指挥官,站在院子旁边的小山包上,用望远镜朝山上窥视。这一情景正好被我一团团长陈正湘发现,他急忙将目标指示给了炮兵连连长杨九坪。据当事人李二喜回忆,他得到连长的命令之后,迅速携带火炮进入炮位,以最快的速度测距定向,随着一声令下,他手起弹出,两发炮弹不偏不斜落入院中爆炸。随后他又眼疾手快地调整了炮位,朝院子旁边的那座小山包打完了剩下的两发。现在想起来怪可怜的,八路打人家日军指挥部的炮弹统共只有四发,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就是这其中的一发,把素有“山地战专家”和“名将之花”之称的阿部规秀送上了不归路。

黄土岭村的老乡告诉我,76年前阿部规秀被击毙的那个院子目前还在,离黄土岭村不远。就这样,在当地老乡的指点下我又驱车沿公路东行。当时,时近中午,公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好不容易在路边看到一位中年妇女,赶紧停车问路。没想到这位中年妇女居然就是我要找的那座院落的女主人,严格地说她是那座院子的主人陈汉文老人的儿媳妇。她到公路边刚刚送走了一对参观完她们院子的游客。从时间以及那对游客所开的那辆挂着京牌的别克MUV上看,估计他们也是开车过来,到太行山的战场遗址寻觅某种精神的北京人。据女主人介绍,她的公公陈汉文依然健在,依然住在老院中,只是今天出门看病未归。她自己的家则在公路的北侧,与她公公的老院儿隔路相望。老人的院落虽然是一处抗战遗址(政府规定不能拆),但它依然属于私产,目前没有对外开放。但大老远从北京跑来,我总还是希望能进去看个究竟,况且在我之前也有别人进去参观过,所以我向女主人提出到她家里去看看,希望她能行个方便。可能是老区的人民质朴热情好商量的缘故,她二话没说便答应了我的请求。

小院坐南朝北坐落在公路南面的山坡上,公路与这座院子中间隔着一条水沟。院墙就地取材用碎石码砌,用栓马石和青砖圈砌出来的拱门可能还不到2米高,个头稍高一点的人估计都得低下头来才能进得院内。院子不大,估计有七八十平米的样子,南房三间对着院门,房内西侧打有隔断,隔出了一间厨房,东侧是一盘土炕。据女主人介绍,当时她公公一家十八口人被日军赶到炕上,挤坐在一起,不准下地。阿部规秀则冲着房门坐在屋子当中的椅子上,这时炮弹飞来,落到院子当中爆炸,弹片顺着洞开的房门飞来,击中了阿部规秀的腹部和大腿, 3个小时后,阿部规秀因失血过多而死亡。在战斗中,日军连续突围十余次,均被我八路军击退,死伤过半。1939118日,日军多路驰援,八路军遂撤出战斗,黄土岭之战结束。是役,八路军共歼灭日军900余人,加上此前在雁宿崖被歼灭的600余日军,雁宿崖黄土岭之战共歼灭日军1500人。黄土岭之战是我八路军继平型关大捷之后的又一次重大胜利,它极大地振奋和鼓舞了根据地人民的抗日信心。

击毙日军中将级指挥官,这在华北战场上是第一次,在中国人民抗战史上也是第一次。日本的《朝日新闻》连续三天的通栏标题都是“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这家报纸还说:“自从皇军成立以来,中将级将官的牺牲,是没有这样例子的。”上述来自日方的报道足见阿部规秀的毙命,给日军带来的巨大震撼。为此,蒋介石电贺朱总司令称:“据敌皓日(十九日)播音,敌噪村部队本月江日(三日)向西北涞源进犯,支日(四日)阿部规秀中将率部驰援,复陷我重围,阿部中将当场毙命等语。足见我官兵杀敌英勇,殊堪奖慰。希饬将上项战斗经过及出力官兵详查具报,以凭奖赏,为要。中正(二十八年十二月)1940121日。”

站在阿部规秀被炮弹击毙的地方,想象着当时战场上的情景极具真实感和感染力。全中国人民都熟悉的白求恩大夫,在黄土岭之战打响前因手指被手术刀割破而感染,但是当听说黄土岭之战即将打响时,他依然要求带病上前线,不顾高烧,坚持救治从黄土岭撤下来的伤员。最终于1112日,也就是在黄土岭之战结束后的第四天,因败血症不治身亡。另外,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曾写下《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而享誉全国的著名作家魏巍,当时也曾跟随晋察冀军区一分区1团参加了黄土岭的战斗。我的大学同学曾继东的父亲曾雍雅,时任晋察冀军区一分区游击三支队支队长兼政委,人称“狼诱子”,是他将日寇引入了我八路军的伏击圈。我的中学和大学同学黄信万的父亲黄文明,时任三分区2团的政委,是他率领着部队打完雁宿崖战斗之后,又在黄土岭堵住了阿部规秀这股日军回撤涞源的企图。我们老部队的陈政委所在的1团在团长陈正湘的指挥下从东往西打。另外,1959年参加将军业余合唱团演唱的范忠祥、郑三生和张英辉将军也都参加了黄土岭之战,范忠祥当时是120师特务团的政委,负责率部从南面包围日军;而郑三声和张英辉,一个是一分区12营的教导员,一个是13营的营长,他们从东面堵住了日军的前进之路。此外,我估计将军业余合唱团230名将军当中,还有不少参加过黄土岭战斗的老八路。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我知道他们都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没有他们,没有我八路军指战员的前赴后继和流血牺牲,就不可能有敌后战场的辉煌战绩,也不可能让几十万日军深陷于华北战场不能自拔。正是他们在民族危亡之际,挺身而出,凭借太行之险,演绎了一出“千沟万壑,铜墙铁壁,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的绝唱。

“什么是英雄?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英雄者,有凌云之壮志,腹纳九州之量,包藏四海之胸襟!肩扛正义,救黎民于水火,解百姓于倒悬。”而在我的眼中,那些在民族危亡之际挺身而出,不畏强敌,深入敌后,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捍卫我们民族尊严的八路军指战员恰恰就是这样的英雄!

英雄的部队绝不是天生的,英雄的部队它一定是打出来的,一定是在血与火的艰苦环境中磨练出来的,一定是与强悍的敌人真刀真枪地拼杀出来的。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之所以能有后来傲视群雄的战绩,之所以能让所有敢于挑衅的敌人望而生畏,就是因为我们这支军队曾经打败了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对手,而这其中之一就是日本侵略者。平型关之战是我八路军参加抗战后的第一次对日作战,负责此战指挥的林彪事后报告说:“敌人确实是有战斗力的。也可以说,我们过去从北伐到苏维埃战争还不曾碰到过这样强的敌人。”一千多日军居然全部战死,没有一个投降,这在我红军战史上尚无先例,日军作战之顽强可见一斑。

最近《文艺报》刊发了一篇访剧作家胡可的文章。胡可是著名剧作家,1937年投身抗日,同年到晋察冀参加了八路军。据他介绍,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敌后根据地没有巩固的后方,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工业,无法得到国际援助,军队的后勤保障完全要仰仗自己来解决。弹药的匮乏,再加上补给的困难,迫使我八路军采用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办法,用战场上缴获的武器来武装自己,而雁宿崖歼灭战就是典型的战例。杨成武在其《“名将之花”命丧太行》一文中对雁宿崖战场有过这样的描述:“从白石口到雁宿崖的一段路,实际上是个宽约四十米的干河滩,两边山岭陡峭,如果伏兵两侧,并以一部分兵力诱敌至此,再用火力封锁住白石口,断敌退路,那它就是插翅难逃,只能葬身于乱石之中。”113日“敌人先头部队进入雁宿崖与张家坟之间,3团突然以猛烈的火力给敌人以迎头痛击。这时1团团长陈正湘命令号长吹起冲锋号,112营主力从两侧阵地同时向河滩猛扑过去……,冲锋号响彻山谷……,枪声、喊杀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在山谷中回转激荡,震耳欲聋。”从杨成武将军的描述中,我们不难看出这种打法和我八路军在平型关大捷中使用的战法如出一辙,将日军引入伏击圈,然后实施突然打击,利用有利的地形抑制敌人之长,利用短兵相接的战法使敌人的重武器成为累赘,利用两侧的伏兵将敌人切割成数段,使其无法组织起有效抵抗。八路军的这套战法可以说是无懈可击,但由于日军的顽强,雁宿崖之战还是从清早一直打到了夜幕降临,才将600余日军全部消灭。

4天之后的黄土岭之战打成了“击溃战”,没能实现全歼敌人的目标,现在看来应该是组织指挥不到位的原因。如果一分区1团、3团、25团,120师特务团和三分区2团将近一万人的兵力能协调一致,果断出击,阿部规秀所率领的1400余名日军的结局,很有可能与雁宿崖辻村宪吉大佐的遭遇如出一辙。我在网络上查看了有关黄土岭之战的相关资料,给出的信息不完全一致。比较认可的一种说法是,阿部规秀是被我炮兵连战士李二喜击毙的。但网络上还有一种说法是,阿部规秀被炮弹炸伤了下肢,我八路军趁着爆炸后的烟雾,从山坳中冲入山谷,冲入屋内。有一名叫宋岱的八路军战士发现屋里躺着一名下肢负了重伤的50多岁的日本军官,随即冲着他喊“缴枪不杀”,却遭其破口大骂。这时敌人的援军赶到,战友们喊宋岱快撤。宋岱顾不上许多,一枪结束了阿部规秀的性命。宋岱补的这一枪没有得到史书的认可,日方的资料仅说阿部规秀是被炮弹击伤后因失血过多而毙命。不过根据战场周围的地形和环境来分析宋岱的说法,日军1公里长的战线,遭我八路军5个主力团的攻击,而我八路军通常的做法就是将敌人切割成数段,逐个予以歼灭。当然,由于此战各团出击时间不统一,步调不一致,最终导致出击失败。但是这种出击必定会造成战场上犬牙交错的复杂局面,而宋岱冲入房内补了这一枪也就并非没有可能。否则阿部规秀的军大衣以及他的那把指挥刀何以能落入我八路军之手?

正是与强悍的敌人一次次的交手,正是与顽强的对手一次次的较量,我们这支人民的军队才逐渐磨练出了更加强悍的精神,更加顽强的斗志。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有一场著名的战斗叫铁原阻击战,是19516月我志愿军在第五次战役中实施的一次防御作战。19515月,由于后勤不济加雨季将近,志愿军第五次战役参战部队奉命逐步向北转移。联合国军集中了4个军13个师对我志愿军组织了大规模的追击行动。志愿军对此估计不足,导致后移过程中,多支部队发生混乱。为了堵住战线中部出现的缺口,彭德怀命令63军在铁原附近组织防御。而63军的前身就是晋察冀野战军冀中纵队,首任司令员就是指挥了雁宿崖黄土岭之战的杨成武。由于63军的战术运用得当,全军上下打得英勇顽强,最终成功遏制住了联合国军的进攻势头。虽然63军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2万多人的部队,战后仅剩下了2500人,军长傅崇碧也在战斗中身负重伤。但美军的情况也好不到那儿去,2万多美军战死铁原。本以因收复汉城而得到赞扬的美国远东总司令李奇微上将因铁原战败受到抨击。铁原阻击战结束后,经过4天的手术,63军军长傅崇碧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见到前来探望他的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兵”。一语既出,在场的人无不泪如雨下。这就是八年抗战磨砺出来的强悍,这就是近战夜战白刃战磨砺出来的顽强,这就是我们这支军队所具有的“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绝不被敌人所屈服”的精神体现。

从黄土岭归来,我一直在想什么才是我们民族的精神。思来想去,我想到了电视剧《亮剑》中独立团团长李云龙说过的一句话:“古代剑客们在与对手狭路相逢时,无论对手多么强大,就算对方是天下第一剑客,明知不敌,也要亮出自己的宝剑。即使是倒在对方的剑下,也虽败犹荣……。我们国家进行了22年的武装斗争,从弱小走向强大,我们靠什么?我们靠的就是我们军队广大指战员的战斗意志。纵然是敌众我寡,纵然是身陷重围,但是我们敢于亮剑,我们敢于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一句话,狭路相逢勇者胜。亮剑精神,是我们的军魂。剑锋所指,所向披靡。”其实,归根结蒂,从八年的抗战,从这千沟万壑的太行山中,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两个字——不屈。它是太行山磨砺出的精神,它是中国人不屈的脊梁。拥有了这种精神,我们不但打败了日本狗强盗,消灭了蒋匪军,更在朝鲜战场上打败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敌人,打出了共和国几十年的和平。凭借着这股子胜利者的骄傲,彭德怀将军在《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工作报告》中说了一句至今让国人感到无比自豪的话,这就是:中国人民的胜利雄辩地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的一个海岸上加上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